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宣布:金陵金箔为故宫"御用"特供金箔,不再需要招标了!

?

提起故宫,不少人会用大气庄严、金碧辉煌来形容。但或许你不知道,金碧辉煌的观感,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金箔密切相关。

?

如今,你看到的故宫博物院的雕梁画栋和皇室龙袍锦衣,甚至是金銮殿的龙椅,全部使用传承千年的 " 金陵牌 " 金箔。

?

2月1日,故宫博物院授牌江宁区企业——南京金陵金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故宫官式古建筑材料基地”仪式举行,标志着金箔集团成为北京故宫首批官式古建筑修缮和保护材料供应基地。

?

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授牌,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冯乃恩,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宁,市委常委、江宁区委书记李世贵,以及江宁区领导张思明、董涵参加授牌仪式。

?

单霁翔在授牌仪式上指出,北京故宫是中国2000多年故宫建筑的结晶,成为“故宫官式古建筑材料基地”即是一份荣誉,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

为做好北京故宫古建筑群的修缮和保护,国务院要求特事特办,批准建立官式古建筑材料基地,培养具有修复和保护能力的新一代工匠。金箔集团实力雄厚,产品质量可靠,生产规模稳定,注重培养技艺人才,长期坚守工匠精神。

?

长期以来,金陵金箔为故宫古建筑的修缮和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故宫内很多建筑都使用了金箔集团生产的金箔,特别是还为故宫古建筑修缮研发、特制了金箔产品。

?

此次授牌充分肯定了南京金陵金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传统金箔生产工艺保护和传承上所取得的成果。

?

故宫修缮——金陵金箔唯一“供应商

故宫每次修缮必不可少的就是各种传统建筑材料。金在其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装饰金有镏金、贴金、扫金等工艺。贴金是传统古建油漆工艺的主要内容,金箔是主要材料。

?

2002年故宫大修工程开始至今,用掉 247 万张金箔,金陵金箔厂是故宫古建筑修缮金箔的唯一供应产地。

?

故宫午门、太和门、神武门、寿康宫、慈宁宫等修缮工程均有使用金箔修缮。

?

使用的种类为故宫专用九八加厚金箔(注:尺寸93.3㎜×93.3㎜)和七四金箔(注:尺寸83.3㎜×83.3㎜),每百张平均厚度为0.15μm。共使用金箔约247万张。

?

所以,此次以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为切入口,结合全院其他古建筑修缮项目,在故宫博物院的多方考察和努力下,通过专家论证后,选定了南京金陵金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故宫官式古建筑金箔材料基地。

?

南京生产加工金箔的历史非常悠久,历史记载,南京金箔起源于龙潭,龙潭镇原属于南京江宁区,南京金陵金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为金箔锦线厂。

  • 1955年,由64位金箔老艺人联合成立。

  • 2006年,南京金箔锻制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 2010年,南京金陵金箔股份有限公司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地。

?

薄如蝉翼,千锤百炼

单霁翔指出故宫博物院古建筑修缮过程中,为保障高质量研究型保护修缮,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信息,必须选用优质的传统材料,保障传统材料的质量,是材料基地的首要责任;

?

他希望,材料基地能够以保障故宫传统材料的质量为前题,配合故宫做好古建筑传统材料的质量检定、传统工艺研究、性能试验等项目的开展和研究,故宫也将全力支持企业在生产的同时,保障传统工艺的传承,积极推动古老工艺的研究,做好新ag娱乐客户端|官网一代传承人的培养,行成有利于企业发展并惠及行业的长效发展机制。

?

化条、打箔、切箔等十二道工序,延续古法,手工捶制,道道精细。两个金箔艺人,一高一低面对而坐,中间放一石墩,一推一护,配合默契,将之有规律地转动,七斤多重铁锤抡二万五千次,使之捶打均匀。

?

“薄如蝉翼,软似绸缎,轻如鸿毛“,人们再找不出更好的词形容南京金箔。从厚厚的金块到薄薄的金箔,经历的是千锤百炼。

金陵金箔生产工艺独特,技术要求很高,从古到今,一直为手工捶制,是中国特种传统工艺。金箔集团在材料选择、文化传承、工艺创新、品牌塑造等方面,发挥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

在江楠董事长的“每日一省”中,发表过这样一段话:

?

故宫六百多岁了,傲娇的矗立在世间,经历着世事轮回。每十年,修缮一次,每一次都要用到金陵金箔,而且只用金陵金箔。

自古以来最大的荣耀是什么?皇家御用算是巅峰了。有人说,贴那么高,看起来金光闪闪就好了,在意什么品牌,在乎什么品质?便宜就好。且不说,只有错买没有错卖,单是那一份对好产品的诉求,就能造就工匠精神,就能让更多人沉下心来去追求完美。

金陵金箔,会坚守品质之路,要对得起皇家御用这份荣誉!

?

此次,故宫博物院在江苏授予两家优秀古建筑传统材料厂家“故宫官式古建筑材料材料基地”,不仅有利于故宫博物院古建筑的修缮与研究保护,也是对传统古建材料生产企业的保护和扶持。

?

通过合作的方式,更多的把濒临失传的传统古建材料制作技艺展示给公众,让公众更多的关注到濒临失传的古老工艺,对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大有裨益。